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思考的本质是什么机器能思考吗

2019-03-13 01:58:04

导言:思考的本质是什么?动物能思考吗?机器能思考吗?人类能创造有意识且会思考的机器吗?本文将对这些问题进行讨论。

关键词:哲学,创造,会思考的机器

创造会思考的机器,这本身就是个惊人的想法。这就像人类创造了人工生命,只不过更不可思议的是我们能创造意识。然而我们真的能吗?

机器能像人类一样思考,这件事听起来的确极具吸引力。但是略微斟酌就会发现,这个想法还有待证实。

首先,我们弄清楚我们所谓的“思考”是什么意思。我们往往会凭直觉将机器的思考和人类的思考进行对比,那么动物的思考呢?猩猩会思考吗?牛呢?章鱼呢?

甚至也许还存在外星智慧,只是我们可能还未发现,因为它们和我们完全不同。也许我们曾与它们擦肩而过,但是彼此却察觉不到另一方的存在,因此无法交流。

当然,除了人类以外,动物也具有认知能力,能了解工具的使用、能了解因果关系、进行沟通交流,甚至能识别其他动物有指向性和目的性的思维。我们或许可以把上述任何一种或者是上述所有能力视作是思考。

不过我们还是面对现实吧,如果我们制造了一台具有上述所有能力的机器,那么我们会拍拍自己的背说“任务完成了”。但是机器会不会更进一步发展得像人类大脑一样?而且,我们怎么确定它做到这一点?

仅仅因为计算机表现得像它有思考能力,并不意味着它真的有。

思考的本质是什么机器能思考吗

那可能只是装个样子而没有实质能力——就如同一个哲学僵尸。

正是这个想法激发了英国电码译员和数学家阿兰·图灵(Alan Turing),他提出了的“图灵测试”,在测试中,计算机通过屏幕和人相互联系,并且通常会让参与测试的人并不知道与之联系的是一台计算机。对图灵来说,重要的是行为表现,而并不需要关注计算机的“内心生活”。

但是内心生活对一些人来说很重要。哲学家托马斯·内格尔(Thomas Nagel)认为存在一些与意识经历类似的内心活动。例如能看到红色或者能去滑水。我们拥有的不仅只是大脑呈现出的状态。

而一台会思考的机器也能拥有这样的内心活动吗?假设一次人与台智能机器的对话,人类可能会问“你有意识吗?”,而它则可能会回答“我怎么知道呢?”

思考只是计算吗?

我们目前猜想,在计算机思考的幌子下是纯粹的计算,所谓的思考不过是计算机每秒所进行的运算和可能的计算方法的数量。

但是我们根本不确定思考或意识是否是计算的一个功能,不过计算至少是二进制计算机思考的一种方式。思考是否不仅仅只是计算呢?那么思考还需要什么?而且如果一切只与计算有关,为什么人类的大脑却那么不善于计算?

大多数人在计算两位数的乘法时都绞尽了脑汁,更别说在一秒钟内做出上万亿的运算。或者,在我们的意识层面之下是否存在着一些数据的深度处理,终导致我们在算术上的意识受损(对所谓的强人工智能进行的争论)?

一般而言,计算机擅长的,如原始数据处理,人类并不擅长;而计算机不擅长的,如语言、诗歌、声音识别、解析复杂的行为和做出整体判断,却是人类擅长的。

如果人类和计算机“思考”间的相似之处如此之少,那么为什么要期待计算机终会像我们一样思考?又或者,当意识完全出现时,未来的计算机是否会失去它们特有的运算天赋?

信任、怀疑和价值观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形容人类思考特征的词,比如“信任”和“怀疑”。但是对计算机来说,相信某个东西意味着什么,除了意味着它会在不知道所做的事是对还是错的情况下执行任务,还可能说明什么呢?换句话说,是不是即使计算机真的会怀疑所执行任务的正确性,它也依然继续执行任务?

当提到价值观和我们认为生命中什么是重要的以及为什么重要的问题时,有两件事情值得关注。一是,有思维的计算机究竟是否能对所有事物进行价值判断。二是,如果它能,那么它会如何判断?如此看来,即使机器自由意志不可能成为现实,我们也得在这个问题上更加谨慎。

将人类的价值观系统植入计算机里是挺不错,但是,一方面,我们不能确定人类的价值观是否真的能植入到计算机内,或者如何才能将它植入计算机;另一方面,如果计算机懂得自己编程,那么它们可能会拒绝接受这样的价值观入侵。

尽管思考这些很有趣,但是我们应该花点时间试着去了解我们真正想要的会思考的计算机到底是什么样的。或许在了解别的东西前,我们需要花多一点的时间先了解我们自己。

作者简介:Peter Ellerton是昆士兰大学批判思维讲师。Peter Ellerton不为任何可能从此文章中获利的公司或机构工作或提供咨询服务,也不持有其股份或接受其经费,并且公开声明除具有昆士兰大学的学术职位外,与上述任何公司或机构皆无关联。

(翻译:郭晓;审校:海带丝)

原文链接[科学美国人博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